• 2021年08月19日 星期四
    改版

    礦山之翼

    ——走馬嵩縣廟嶺金礦有限公司

    2021-6-4 7:21:1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賈志紅

    泡桐樹挺著一身的繁花站在山谷小道旁,如盛裝的姑娘等待著贊美。中午的陽光使一簇簇小喇叭狀的花朵紫中泛白,迎風張開的小嘴巴好似在歌唱。山谷的風并沒有初夏的熱度,順著風向飄來的不是泡桐花甜膩的香味,而是另一種使人更愉悅的清香,這股清香由淡漸濃,縈繞于鼻尖不肯離去。

    山谷被蔥蘢的綠色覆蓋,如果不是半山腰那道拱形門上方的大字招牌在一片綠意中冒出金色的光,我不會想到這里是嵩縣廟嶺金礦有限公司的所在地。廟嶺金礦位于河南省嵩縣大章鄉東灣村,在嵩縣的版圖上,東灣村只是一個村莊。我隨意在百度上搜了一下,便知道全中國有70多個叫東灣村的鄉村,分布于大江南北、塞內塞外,或許只有這個東灣村才是與眾不同的吧。

    “我在河南嵩縣廟嶺金礦”

    (一)

    東灣村的大山有“情”,它孕育了黃金。黃金,這閃爍著“光芒”的金屬,從古至今,它從未黯淡過,也未曾離開過我們追索的視線。大山有情,它孕育了黃金;大山有情,它也孕育了河流。這里是豫西大地伏牛山、熊耳山、外方山三山縱橫之地,流淌在這片山間的三條河流是伊河、北汝河、白河。支流流量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它們最終的流向以及匯入之地卻具有不一樣的意義。伊河穿伊闕入洛水,兩河攜手匯入黃河;北汝河入沙河、過潁河,投入淮河的懷抱;而白河則跑得更遠,它投奔漢水,與漢水融為一體,而后義無反顧地奔向長江,成為中國最大江河中的一股水流。正是三條小河有著不同的歸宿讓伏牛山、熊耳山、外方山享有黃河、淮河、長江三大水系分水嶺的美譽。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河南省豫〇一隊的地質前輩們就已經開始在豫西這片大地上為貴重的黃金而奮斗了。那個年代,沒有像樣的交通工具,沒有輕便的精密儀器,地質工作者找礦,靠的是責任心和兩條腿去漫山遍野地跑。羅盤、鐵錘、放大鏡這三件寶是地質前輩們的親密伙伴,從不離身,陪伴著他們去發現礦藏線索。當時間的指針指向上世紀八十年代時,當年那個叫作豫〇一隊的著名功勛地質隊,已經更名為河南省地礦局第一地質調查隊,這支卓越的地質隊伍在豫西地質找礦和地質科研中,獲得了重大突破和進展,首次發現產于熊耳群火山巖系中的構造蝕變巖型金礦,為嵩縣成為黃金大縣立下汗馬功勞。

    轉眼間,幾十年過去了,這支老牌的功勛地質隊已經更名為河南省地礦局第一地質礦產調查院。不管名字怎么改,人員怎么更新,這支地質隊伍的找礦精神沒有變,為中國經濟的發展提供最有力的資源保障是他們永恒的追求。

    礦產開發是地勘單位的“近緣”產業,也是地質勘查業產業鏈新的延伸。在這樣的背景下,1989年廟嶺金礦始建,1995年建成,隸屬于河南省地礦局第一地質礦產調查院。廟嶺金礦是河南省地礦局為延伸地勘單位產業鏈條、探索實施勘查開發一體化而投資興建的礦山企業。廟嶺金礦頭頂著兩個炫目的光環出生,擁有河南省地礦局兩個第一:第一座黃金礦山,第一份自主完成的探采總體設計。

    沿著伊河進入嵩縣大章鄉東灣村,站在河流的南岸看著河水在陽光照耀下的樣子,這條河流在嵩縣境內被稱作母親河,整整80公里的流程中,常年有水,在最極端的干旱天氣中哪怕只有每秒1.1立方米的流量,它也依然以一條河流的姿態堅守從不干涸的骨氣,豐水期總會伴著盛夏一起來臨。于廟嶺金礦而言,伊河是這方土地賜給它的福,如大山腹中的金子一樣珍貴,因為它是廟嶺金礦最主要的生產用水之源。

    站在河岸,看伊河及兩岸的山巒。山清水秀,山水相依。一切都是大自然本來就該有的模樣。不過在若干年前,這里并不是眼前這番景象。建礦前期民采盛行,地表曾采坑遍布,礦區地質環境問題突出。黃金大縣嵩縣因黃金而聞名的同時,金礦開采冶煉帶來的污染也一直困擾著這片土地。一批批采金人依山而居,“鍥而不舍”地從大山的肺腑中掏取金礦石,破碎成塊、磨碎成粉、注水成漿、脫水成金。亮晶晶的金子從巖石中被分離、被稱重、被喜悅的筆寫進企業的業績報告,換來榮耀和財富。與此同時,大山卻病了,它得了斑禿,一片片林子被砍伐,巖石裸露;河水也病了,它成了毒水。早期的氰化池提金法在開采過程中產生的氰化物廢物一般儲存在廢水池中,當雨季來臨,河水暴漲,從廢水池中溢出的氰化物廢物會流進水系,對環境、野生動物和附近村莊造成了破壞。

    廟嶺金礦這座有著30年開采歷史的老礦山,在礦業開發早期,由于開發管理不規范,粗放式明采造成山體及周圍土地破損,生態環境修復治理已成燃眉之急。

    (二)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是統籌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作出的重要論斷,為新時代營造綠水青山、建設美麗中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指引。乘著國家礦山生態恢復治理政策的春風,廟嶺金礦在行動。土地復墾、科技護航以及與營地建設相結合是廟嶺金礦開辟的獨特整治方式。

    2018年,廟嶺金礦結合國家對綠色礦山的建設要求,堅持綠色健康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推出了《礦山環境治理生態修復方案》,礦山植被恢復工作被納入重點工作范疇。廟嶺金礦將礦山生態環境修復治理實施方案呈報上級主管部門河南省地礦局第一地質礦產調查院,很快就獲得了從資金到政策的全面支持。廟嶺金礦領導班子根據院的要求,制定了邊開采邊治理、治理面積大于開發面積的目標。他們科學統籌、積極謀劃礦山復綠工作,組織大量人力物力在山頂邊坡、堆石場進行場地平整、植樹、種草及養護,種植刺槐、柏樹、女貞等耐旱性植物45萬余棵,播撒草籽1000余公斤。

    2019年,廟嶺金礦持續加強礦山植被恢復工作。全礦職工鉚足干勁,學習和借鑒其他礦山復綠的先進經驗,當年累計植樹10萬多棵,種草籽200余公斤,實現了治理面積遠遠大于開發面積的目標。

    2020年,廟嶺金礦的礦山環境保護工作依然有序開展。加強礦山植被恢復工作、做到資源開采不對生態環境造成破壞、最大限度減少林草地占用、嚴防水土流失已經成為工作常態。而覆網、灑水和綠化等多方式的聯合運用,為地表低品位氧化礦資源的開發利用創造了有利的工作條件。

    幾年下來,廟嶺金礦共投入資金1500余萬元,種植各類綠植80多萬棵,種草籽2000多公斤。每棵樹、每片林子、每塊草場都有相關的責任人且納入個人考核指標、績效管理、干部考核之中,在嚴格的制度保障下,草木成活率達到了85%以上,衛星圖斑綠化率達到90%以上,復墾土地面積更是達到了16.3公頃,治理面積遠遠超過開發面積。在煉金工藝方面,開展對新方法、新工藝的探索和使用,使選礦回收率提高近3個百分點。他們改堆浸法為單一浮選法,棄用氰化鈉,改用環保提金藥劑,生產用水循環使用,工業三廢實現零排放。

    2020年底,在河南省自然資源廳組織的綠色礦山建設評估會場,嵩縣廟嶺金礦綠色礦山建設100余項指標,順利通過第三方評估,標志著廟嶺金礦礦業開發邁入新階段。

    礦山綠了,經濟和社會效益穩步提高,廟嶺金礦曾先后獲得“嵩縣重點保護企業”“嵩縣納稅貢獻先進企業”“洛陽市黃金生產先進單位”“地質系統工人先鋒號”等榮譽稱號。

    山青了,水也秀了。如今礦區周邊的山上,柏樹成林、終年披綠,刺槐花香醉人,連翹在3月綻放黃色花蕊,“紅寶石”5月綴滿坡地上的櫻桃樹,尾礦庫上一望無際的苜蓿草讓人誤以為自己降落在草原,而河水,攜著碎金般的光,一路流淌,去到黃河、去到淮河、去到長江,去到更遠的地方。

    (三)

    站在伊河南岸,看河水遠走也看兩岸山巒起伏;蛟S是濃郁的綠意掩藏了廟嶺金礦選廠各個車間機器的鳴響,這條山谷顯得過于安靜,安靜得如同一個普通的山村。而它又注定了不普通,它的腹地有沉甸甸的金礦石,有一批批、一代代找礦人的步履踏遍它的溝溝坎坎,這三十年不沉寂的礦山和選廠又有多少故事在山嶺回響?

    當問到廟嶺金礦年輕的黨支部書記郭勤強:廟嶺金礦為何叫廟嶺金礦呢?廟嶺在哪里呢?

    這位出生于1990年的在讀博士扶一扶眼鏡,靦腆地一笑,說他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若是詢問怎樣用“充填采礦法”代替“空場采礦法”來減少礦石貧損和提高采礦效益的問題,他將能滔滔不絕地說上大半天,因為正是他有序地推進了硐內充填法回采的技術使用,為礦山生產提高回采率、降低貧化率、合理利用資源提供了有效保證。若是再問一問探礦增儲的問題,郭勤強一定也能侃侃而談,因為探礦增儲于廟嶺金礦以及上級單位河南省地礦局第一地質礦產調查院而言都是最為緊要的一件大事。經過30年的開采,廟嶺金礦已探明的礦產資源幾乎消耗殆盡,保有資源儲量嚴重不足,出現資源危機,因此礦區深部預測及外圍探礦項目是重中之重的工作。也正是這位廟嶺金礦年輕的領導者帶領技術人員攻深找盲,實施鉆探工作量1.4萬米并采用坑內鉆探替代坑探的辦法,開展淺部資源的勘查,比傳統找礦方法早5個月完成了礦體的探明估算,增加了黃金儲量,有效地保證了礦山資源的有序接替。這類問題,郭勤強談起來信心十足,因為這是他的驕傲。

    或者再問一問“類壤土噴播技術”的問題,這位年輕人也一定愿意和我好好聊聊。因為這項在陡崖上實現“石頭上生長植物”的技術使得廟嶺金礦在高陡邊坡的綠化技術走在了礦山企業環境治理的前列,廟嶺金礦成為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的標桿和樣板。這是廟嶺金礦的貢獻也是廟嶺金礦的驕傲。

    可是,廟嶺到底在哪里呢?

    我是一個執拗的采訪者,我揣著這個問題問遍了所有的被采訪者。

    在廟嶺金礦工作了21年的陳偉利也回答不了。這位廟嶺金礦的總工每年累計工作330多天,他說起礦山的自動化改造和雙重預防信息化平臺安全系統時如數家珍,但是他仍然回答不了我固執的提問。

    至于遠道而來的云南昭通人郎磊對這個問題就更是一頭霧水了,他只說2005年大學畢業分配到礦上工作,算是趕上好時光了,礦上不僅鼓勵他在職讀研,還給他報銷學費。廟嶺金礦一貫激勵員工學習、上進。郎磊,這位胖胖的、愛笑的云南人,來到河南,娶了河南媳婦,安了家,他說他熱愛廟嶺金礦,至于廟嶺金礦為何叫廟嶺金礦,就像他在勘查途中突然被毒蜂蜇了、稀里糊涂休克了一樣,屬于天知道的事情吧。

    最終,還是幽默的老員工孟二毛師傅一拍腦門,說,他想起來了,在熊耳山海拔801米處的一道山嶺上曾經有座舊廟,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那座舊廟所在的山嶺是河南省地礦局第一地質調查隊十一分隊的駐地,十一分隊負責勘查嵩縣的礦產資源。后來廟因年久失修而坍塌,不復存在了,十一分隊當年還有一個別稱就叫廟嶺分隊,也正是十一分隊在這片山嶺發現了金礦,于是金礦便被命名為廟嶺金礦。

    我相信孟師傅講的故事,他有著32年的工齡,他說的一定沒錯,那道山嶺上曾經有座廟。廟在傳統文化中是老百姓寄托精神的地方,也是他們祈福的地方。祈求風調雨順,祈求五谷豐登,祈求家庭美滿,祈求生活富裕,祈求一切想得到的東西。

    而廟嶺金礦,從建礦初始,就與駐地百姓共享共贏,礦山的存在惠及了一方百姓。他們始終視村民就業為己任,支持鄉、村的教育事業,開展助學圓夢行動,設立金秋助學金;幫助改善當地治安狀況,設立見義勇為獎;改善村鎮交通道路,出資修建東灣村文化廣場。在剛剛取得全面勝利的那場浩大的扶貧攻堅戰中,廟嶺金礦主動扛起大旗,勇于承擔責任,定點幫扶大章鄉56戶貧困戶。全礦黨員帶頭定點定戶幫扶直至貧困戶完全脫貧。當地政府授予了廟嶺金礦“財政稅收貢獻先進單位”“示范帶貧企業”“助學圓夢行動愛心單位”等榮譽稱號。

    當地百姓想從廟中祈求福祉,廟嶺金礦盡其所能給予了他們。像陽光一樣、像甘霖一樣,灑在山山嶺嶺。河流見證了一切,它閃著碎金般的光,把這個訊息帶到更遠的地方。

    即將結束采訪時,我站在熊耳山的半山坡俯瞰山谷中的廟嶺金礦。綠意蔥蘢、花香彌漫,辦公樓、宿舍樓干凈整潔,選廠車間生產井然有序,礦車從硐口載出一車車的礦石。

    廟嶺金礦尾礦區

    山野安詳,傳來飛鳥振翅的聲音。

    我想,廟嶺金礦應該是一只大鵬,綠色和金色是它的雙翼,兩翼羽根強健、羽毛豐美,兩翼平衡,大鵬才能飛得更高更遠。

    作者簡介:

    賈志紅,筆名楚歌。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散文委員會副主任。作品見于《文藝報》《散文》《黃河》《星火》等報刊雜志,多次入選散文年選,獲多種散文獎項。

    網站編輯:宮莉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