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03月28日 星期日
    中國礦業報訂閱

    朱訓與他的找礦哲學

    2020-9-3 8:04:50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畢孔彰 楊光坤

    1957年從蘇聯留學回國后在贛東北地質隊和江西省地質局從事地質找礦工作25年;1982年~1994年間擔任原地礦部副部長、部長;1994年~2004年在全國政協任職期間仍然持續關心地礦工作……這就是原地礦部部長朱訓,這位有著深厚地質情懷的老領導,一生都在思考著地質找礦工作,并開創了找礦哲學這一門學科……近日,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了朱訓回憶錄《我的七十年》,書中系統梳理了這位老領導的地礦工作歷程,本文將循著書中的足跡,就“朱訓與找礦哲學”與大家進行探討。

    一、對“找礦”的認知

    1.提高地質調查研究程度是根本

    1952年,朱訓被中國人民大學公派到蘇聯諾沃切爾卡斯克工業大學地質勘探系學習金屬與非金屬礦專業,1955年轉到烏克蘭第涅伯爾彼德羅夫斯克礦業學院學習,先后在頓巴斯、高加索、阿爾泰地區進行實習與研究工作,并取得了碩士學位和工程師職稱。1957年7月回國后,朱訓被分配到贛東北地質隊做技術工作。之所以去贛東北地質隊,是因為那里發現有超基性巖,國家急需找到鎳礦資源。“國家急需”這四個字從此成為朱訓體內地質“基因”的穩定因素。

    在贛東北地區工作期間,通過地質調查和研究,朱訓和同事們編制了一套贛東北地區地質礦產圖件,為在贛東北地區部署地質找礦工作提供了依據;發現了一條長達100多公里的深大斷裂帶斜在贛東北中部,并為其命名“贛東北深斷裂帶”,認為這個深斷裂帶及其旁側次一級斷裂具有導礦和儲礦作用。后來,這個論斷被陸續發現的葛源大型鈮鉭礦、花亭鉛鋅礦、東鄉銅礦、金山大型金礦等所證實。

    而立之年的朱訓被調到江西省地質局任地礦處副處長和副總工程師,于1964年組織了東鄉銅礦會戰,作為會戰總工程師,朱訓提出“以點帶面,點面結合”的工作方針,并開展外圍找礦,把有發現新礦潛力的永平地區作為重點研究對象。朱訓推斷,露在地表的鐵礦本來不是鐵礦,而是一種假象,鐵礦是由含銅硫化物氧化而來的,地下深處可能有銅礦。結果第一個鉆孔就發現了40米厚的銅礦體。后來,永平銅礦成為了江西省銅工業基地的重要組成部分。不惑之年的朱訓又成功主持了德興銅礦勘探會戰。后來,德興銅礦成為中國第一大銅礦和第一大伴生金礦,是生產結合科研、科研結合生產的典型事例。

    在江西期間,朱訓相繼發表了《江西上饒專區地質構造的基本特征、成礦規律與找礦方向》《贛東北舊紅巖系及其在找礦工作中的意義》《東鄉楓嶺鐵礦地質構造的基本特征》《贛東北深斷裂帶及其地質找礦意義》《江西東北部震旦紀地層》等論文,充分揭示了找礦與提高地質調查研究程度的辯證關系,論證了提高地質調查研究程度是找礦的基礎與根本。

    2.正確對待地質工作程序

    1966年3月,朱訓基于找礦勘探會戰實踐發表了《關于地質工作程序若干問題的意見》,他認為,地質工作程序是人們對客觀地質體的認識逐步深化過程的反映。在地質工作中,之所以要遵循一定的程序,目的在于有步驟、有程序地組織好各項地質工作,提高自覺性,避免盲目性。要以毛澤東哲學思想為指南,提倡唯物辯證法,反對教條主義和形而上學,堅持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朱訓提出了合理劃分地質工作階段,正確對待地質工作階段,正確處理區測與普查勘探的關系問題,正確對待由表及里的原則,正確對待由淺入深的原則,正確對待由疏而密的原則,正確對待由近及遠的原則,正確對待先設計、后施工的原則。這些都是地質普查與找礦勘探中常見的問題,朱訓提出的對這些問題的處理原則早已融入地質勘探的實踐中。

    3.按客觀地質規律辦事

    1979年4月,朱訓基于江西找礦實踐在《江西日報》發表了《按客觀地質規律辦事就能前進》。他認為,一個省,一個地區有什么礦,有多少,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而都是由客觀地質條件所決定。地殼中各種礦產的形成、分布與保存是與各種不同的地質條件相聯系的。根據江西的成礦地質條件,采取以銅鎢為重點,統籌安排各種礦產普查勘探的找礦方針,比較符合江西礦產資源的實際。上世紀50年代、60年代中期和1973年以后大體按照這個方針部署地質工作,成功地發現與勘探了一批大型銅礦和鎢礦,而且在鐵、煤、磷等礦產普查勘探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江西銅礦、鎢礦具有良好的成礦地質條件,這是經過反復實踐之后才逐步認識到的。

    4.從已知出發,實行就礦找礦

    1982年,朱訓基于在江西25年地質找礦的實踐,將廣大地質工作者找礦的感性認識“就礦找礦”首次拿到了桌面上,結合實際進行了認真分析,使就礦找礦上升到了一種找礦的指導思想和理念。他認為,就礦找礦仍然有效,就礦找礦的路子在不斷拓寬:一是通過評價已知礦點檢查各類異;蚋鶕渌索來發現礦床;二是在已知成礦遠景區(帶)或已知具有工業價值的礦床周圍尋找同類型的新礦床;三是通過在老礦區追索已知礦體在空間上的延展來擴大資源遠景;四是在已知礦床范圍內尋找新礦體、新的含礦層位和新的礦化類型;五是在已知礦床范圍內通過對共生礦產和伴生有益組分的綜合評價及綜合勘探來擴大資源遠景。

    朱訓認為,實行就礦找礦,從成礦地質理論上分析是有道理的。因為形成某個礦床的某種綜合地質作用,在地殼某一地區的出現,通常在空間上有一定的廣度和深度。這就是相似的礦床為什么在一個地區內成群出現、成帶分布的原因。實行就礦找礦,從哲學上看也是有依據的。因為一個正確的認識,往往需要經過由物質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質,即由實踐到認識,由認識到實踐,這樣多次的反復才能夠完成。實行就礦找礦,從地質經濟效果來看,也是多快好省的。同時,朱訓提出就礦找礦要注意幾個問題:一是要發揮地質理論對就礦找礦的指導作用;二是就礦找礦需要采用先進的技術方法和找礦手段;三是要正確處理就礦找礦與新區找礦的關系。

    二、找礦認識的里程碑——《找礦哲學概論》

    1982年,朱訓到原地礦部領導地質找礦工作,他瞄準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服務國家發展戰略,不斷進行資源形勢分析,積極部署找礦勘查任務。在這一過程中,朱訓運用辯證唯物主義指導地礦工作,并應邀到長春地質學院干部研究生班作“礦產勘查工作中若干哲學問題”的系統講座,并在此基礎上,于1992年完成撰寫并出版了《找礦哲學概論》。

    1.找礦哲學也可稱礦產勘查哲學

    《找礦哲學概論》明確了找礦哲學的性質、任務和地位,系統闡述了找礦哲學的認識論、方法論、價值觀、矛盾論和過程論,論述了找礦哲學的系統觀、發展觀和真理觀,提出了找礦哲學內在的主客體一致律、階梯序次遞進律、過程轉化律、系統發展協調律、點面結合律等五條基本規律和從實際出發確定找礦方針、多期循環漸進、區域展開重點突破、統籌安排協調發展、注重實效適度超前等找礦基本原則。時任中央黨校副校長的邢賁思認為:《找礦哲學概論》是國內外第一部全面系統研究地質找礦領域哲學的專著,第一次從哲學理論的高度系統全面地總結了新中國成立40多年來礦產勘查工作的歷史經驗,揭示了礦產勘查工作的運動、發展、變化規律,分析了礦產勘查這一客觀事物中諸多矛盾的關系,是我國礦產勘查認識史上的一次飛躍。

    朱訓認為,找礦哲學是研究礦產勘查領域里的哲學問題,揭示與研究礦產勘查活動的一般規律的科學;礦產勘查工作是人們認識自然和改造自然進而滿足人類物質生產和生活需要的一項重要的社會實踐活動;找礦哲學也可稱礦產勘查哲學。當然,這里所說的找礦哲學與礦產勘查哲學在事實上是有區別的:“礦產勘查”是“找”的過程,“找”的全過程包括“礦產勘查”;“找”更側重于認知哲學,而“礦產勘查”更側重于過程哲學。

    2.找礦哲學是一門應用哲學

    朱訓認為,找礦哲學就其研究范圍而言,既涉及科學哲學(地學哲學)、自然科學、技術哲學問題,又涉及管理哲學、決策哲學問題,是一門涵蓋面很廣的綜合性應用哲學。中央黨校原副校長邢賁思認為,找礦哲學從方法論、世界觀的高度回答了找什么礦、到哪里去找、如何找礦等問題;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認為,找礦哲學不限于純粹認識論問題,還涉及價值論問題,找礦哲學的核心就是既要解決人如何最有效地認識自然界的矛盾,又要解決由于主體利益或價值關系的需要而產生的在找礦問題上的輕重緩急之間的矛盾;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黃順基認為,找礦哲學是對馬克思主義應用哲學的開拓與創新,走出了一條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道路,開拓了自然辯證法的新領域,創造了中國特色的地學哲學學科體系。

    朱訓從六個方面提出了“找”的辯證法。一是用系統觀部署找礦工作,也就是用系統的整體性原理部署礦產勘查,用系統的結構性原理指導礦產勘查,用系統的層次性原理指導礦產勘查,用系統的開放性原理指導礦產勘查,用系統的最優化原理指導礦產勘查。二是用協調發展原則指導找礦,也就是礦產勘查要與后續產業協調發展,礦產勘查要與先行工作協調發展,各類礦產的勘查工作要協調發展,礦產勘查三個階段要協調發展。三是用聯系的觀點指導找礦,也就是聯系國家經濟建設考慮找礦工作布局,聯系周圍地區區域地質背景來選擇找礦靶區,聯系一個地區的綜合地質因素來選擇找礦靶區,運用聯系的觀點來具體指導找礦。四是運用過程論指導找礦,也就是合理規劃與把握礦產勘查工作階段,遵守礦產勘查工作程序,縮短礦產勘查工作周期,用過程的發展規律指導找礦。五是運用發展變化的觀點指導找礦,也就是找礦要考慮到現代化建設對資源需求的發展變化,找礦要考慮科學技術的發展變化,找礦要考慮地質條件的變化,找礦要考慮主體認識的變化。六是遵循已知規律探尋新的領域,也就是探尋新的成礦遠景區,探尋新的礦床類型,探尋新的含礦層位,探尋新的含礦構造,探尋新的找礦領域,探尋礦產新的用途。

    三、找礦哲學的內核——就礦找礦

    就礦找礦之于現象,之于感覺,之于認知,之于理念,之于實踐;蛟S已存在許久了,并且成為找礦人的口頭禪。自1982年朱訓發表《論就礦找礦》以來,雖然在他的一些論著中多有論述,但直到2016年才形成并出版《就礦找礦論》。該書認為,就礦找礦的理論基礎包括地質理論基礎、哲學理論基礎、經濟理論基礎和物質基礎,并且提出了就礦找礦的本體論、主體論、認識論、方法論、價值論和矛盾論。這是對就礦找礦的科學總結和理論提升,是找礦哲學的理論基礎。

    1.就礦找礦是找礦人的智慧結晶

    什么是就礦找礦?朱訓給出了兩個定義:一是在已知礦山的深部和周邊地區進行的找礦工作;二是依據已知找礦線索而開展的一種找礦。因此,前一個“礦”字包含著“已知礦山”和“已知找礦線索”兩個內容。我國古代先賢們依據“上有丹砂,下有黃金”“上有磁石,下有銅金”“山有蔥,下有銀”“草莖赤秀,下有鉛”“草莖黃秀,下有銅錫”等開展的找礦活動就是依據“已知找礦線索”開展的找礦活動。當然,這種總結已經觸及到了“成礦分帶性”的更深層次的內涵。近代洋務運動時期,鋼、鐵、煤等初創時,都是在老礦山的基礎上開發的。新中國成立初期,在有限的人力物力條件下可進行的找礦工作基本上都是在老礦山周圍進行的。

    20世紀60年代,原地質部組織廣大地質工作者和地質專家,認真研究現有的礦床,總結它的成礦規律,分析它的成礦條件,探討它的找礦方向,曾經在全國劃出了115片成礦遠景區,并依此布置開展工作。20世紀70年代,國外發現的20個特大型礦床中,有12個是在老礦區周邊實施就礦找礦找到的。1991年,原地礦部又啟動了54個礦床的第二輪成礦遠景區劃工作,到1995年固定成礦遠景區1208處,并依此制定了銅、鉀鹽、金剛石的特別找礦計劃。就礦找礦早已成為礦產勘查工作的一條指導方針。

    2.就礦找礦是找礦哲學的內核

    朱訓指出,“找”的起點是客觀存在的礦產,“找”的過程是調查研究的過程和認識逐步發展的過程,“找”的方法是利用找礦標志和成礦規律,“找”的實踐進入了科學化系統化的臻于成熟的階段,找礦“認知”哲學的起點就是客觀存在的礦產,找礦“認知”哲學的方法就是調查研究,找礦“認知”哲學的高級階段就是找到找礦規律,這正是就礦找礦的實質,是找礦哲學的內核。毛主席在《實踐論》中指出,理性認識依賴于感性認識,感性認識有待于發展到理性認識,這就是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就礦找礦這一千百年來的實踐的感性認識,正是經過了思考作用,不斷地加以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終于形成了就礦找礦論,躍進到了理性認識。這個認識的規律是隨著社會生產活動的發展而發展的,認識的過程也是循序漸進的。這就是就礦找礦的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

    就礦找礦是從“已知”到“未知”。“已知”就是朱訓所說的“已知找礦線索”和“已知礦山”。當然,這里的“已知線索”是廣泛的,已知的找礦標志、礦體、巖性、構造都是線索,前人的實踐、經驗、總結也是線索,前人的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也是線索。從“已知”到“未知”,從新的已知再到新的未知,以至無窮。探索“未知”是地質工作者的永恒主題。就礦找礦是“否定之否定”。“找”的過程就是在實踐中不斷否定的過程,在認識上不斷否定的過程,然后逐漸地去逼近實際,逼近“真理”,這也是事物發展的普遍規律。就礦找礦是對立統一的。朱訓專門論述了就礦找礦中的矛盾關系。他說,這些矛盾關系有些是“礦”自身的,如類型、大小、優劣、深與淺、單一與共生等;有些則是認識論上的,如找什么礦的矛盾關系,到何處去找礦的矛盾關系,用什么方法去找礦的矛盾關系,如何才能找到礦的矛盾關系。

    四、找礦哲學的升華——階梯式發展論

    1991年,朱訓在中央黨校學習時提出了“階梯式發展是礦產勘查過程中認識運動的主要形式”的論斷,并在1992年專著《找礦哲學概論》中做了進一步闡述。朱訓指出,我國礦產勘查工作過程一般分為普查、詳查、勘探三個相互聯系又具有不同任務安排的階段,每個階段又包括野外工作和室內工作。野外工作階段以獲取更多的地質資料,室內工作階段則是對野外工作階段獲取的地質資料進行處理、分析,進而升華認識,以指導下一階段的工作。這種“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不斷地從量變到質變的推進,使得礦產勘查工作的程度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地逐步深化。朱訓將這種臺階式的發展方式命名為“階梯式發展”。朱訓認為,這種“臺階式”的發展形式與“螺旋式上升”和“波浪式前進”這兩種事物發展形式不盡相同,是一種客觀存在,是此前未為人們認知的新的發展形式。

    此后學界圍繞“階梯式發展”進行了多次研討,各方人士進行了多方論述,大家取得共識:階梯式發展是事物發展的重要形式,是事物發展的普遍規律,對事物的發展具有重要指導意義。2014年,朱訓發表了《論階梯式發展》,系統總結了階梯式發展的提出、基本觀點、廣泛性、科學性和實踐性,論述了階梯式發展的哲學內涵,闡明了階梯式發展的指導意義和實踐意義,初步形成了階梯式發展論的體系框架。2019年,朱訓主導撰寫的《階梯式發展論》順利出版,系統梳理了階梯式發展論的提出與形成過程,階梯式發展的存在形式、內涵與外延,階梯式發展的基本特征,階梯式發展的普遍性與特殊性,對比研究了階梯式發展與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進等形式的不同,并將階梯式發展論融入當代中國的發展歷程中,深度剖析了階梯式發展的理論意義與實踐意義,充分反映了中國地學哲學研究的最新進展。

    階梯式發展論認為,階梯式發展是客觀事物隨時間由一個臺階躍進到另一個臺階的發展,在空間上表現為臺階性,在時間上表現為階段性,即階梯式發展是質量維度的量變與質變在時間維度上形成一個一個的臺階或階梯;發展是一個過程,過程是有緊密相連而又具有不同質的幾個或若干個階段組成的;發展不是直線型的前進運動,發展是前進性與曲折性相統一的運動,發展是不平衡的,不平衡是發展的普遍規律;階梯式發展不僅是客觀物質世界和人類主觀認識運動的重要形式,而且反映了人們的認識來源于實踐的客觀規律,以及認識對于實踐的能動指導作用。

    總之,朱訓深植“地質找礦”和“為國服務”基因,自覺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指導生產和工作,創造性地推動了地質礦產工作,開創了中國找礦哲學學科,為哲學與自然科學、技術科學、決策科學的有機結合摸索出了一條新途徑。

    (作者簡介:畢孔彰 系中國地質科學院原黨委書記 ;楊光坤 系中國地質大學能源學院黨委副書記)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