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08月21日 星期六
    改版

    “煤塊黨員”

    2021-7-9 7:10:37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 周脈明

    1987年5月,我來到位于祖國東北邊陲的鶴崗礦區,成了一名普通的煤礦工人。在掌子面,我認識了一位鄧總工程師,他不僅精通采掘技術,而且對管理也有一套。用一位礦長的話說:“只要鄧總在掌子面,產量安全都沒問題,我可以在辦公室里安心睡大覺。”鄧總有個外號叫“煤塊黨員”,我一直不解,又不好意思打聽,直到我要邁進黨的大門時,才解開了這個謎。

    那天午飯后,礦組織部負責人老楊找我進行入黨前談話,當他了解到鄧總是我的入黨介紹人后,點點頭:“嗯,‘煤塊黨員’介紹的,錯不了。你知道‘煤塊黨員’這個外號吧。”

    “不知道啊,我一直想打聽來著。”我驚喜地說道。

    老楊笑了,接著,給我講起了鄧總的外號由來。

    24年前,23歲的鄧總礦院畢業后來到煤礦,成了一名技術員。掌子面的工人發現,這位技術員有點“特”,不但在掌子面天天看到他,而且他還和工人們一起在掌子面摸爬滾打,大家都覺得這位技術員新鮮,親切地稱他為“小鄧”。在隨后的工作中,這位有點“特”的技術員小鄧,更是讓大家刮目相看,他設計了風門,治好了掌子面風量不夠這個老大難,還改良了高跺煤回采技術,深受大家的好評。

    有一天,掌子面發生突變,造成大面積冒頂,小鄧等21人被困在掌子面內,與外界失去了聯系。小鄧和一起被困在掌子面的采煤隊隊長老孫、采煤隊支部書記老王帶領大家想盡各種辦法,都無濟于事,始終找不到逃生之路。

    “唉……”這時候,小鄧傷心地嘆了口氣,眼睛濕潤了。

    “嘆啥氣啊,咱們還沒有死呢!”老孫對著小鄧吼了兩嗓子,隨即又覺得自己有點過了,便輕輕地拍了拍小鄧的肩膀,“小子,別害怕,有王書記和我們大伙兒呢!咱們這21人就是都死在這里,也要讓你最后一個死。”

    “小鄧,咱們肯定能安全升井。”老王和老孫對視一眼,然后掃視了大家一圈,“大伙兒放心,礦領導們一定會想辦法救咱們出去的,現在他們肯定在掌子面外面往咱們里面打通道呢。”

    小鄧擦了擦眼淚問:“王書記,如果這次我死了能追認我為黨員嗎?”

    老王沉思了一下,點點頭:“嗯,你已經是入黨積極分子了,一定能。”

    這時候,老孫指著小鄧對老王道:“我看小鄧就別等追認了,現在就把入黨手續給他辦了,怎么樣?”

    “嗯,小鄧大學畢業來到咱們煤礦,與咱們礦工一起在掌子面摸爬滾打,為咱們掌子面設計感應式風門,尤其是他研究的‘高跺煤回采技術’,讓咱們礦少浪費20多萬噸原煤……這些事實大家有目共睹。”老王點點頭,道:“非常時期,我覺得可以。”

    “謝謝孫隊長,謝謝王書記。”小鄧在一旁感激地說。

    “也沒有黨旗啊,咋宣誓呀?”這時候有人大聲說道。

    “活人還能讓尿憋死。”老孫掃視了一下周圍,讓大家空出一片地來,然后在空地上用碎煤塊擺了一個“黨徽”,又在“黨徽”周圍畫了一個長方形。

    這時候,小鄧跟著王書記,面對煤塊鑄成的“黨旗”,莊重地舉起了右拳:“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

    3天后,掌子面被困的21人中除小鄧和另一位礦工在被解救時受傷外,其余19人均安然無恙地升井。從此,小鄧便落下了一個“煤礦黨員”的外號。

    聽著老楊的講述,不由得對鄧總入黨的傳奇經歷而贊嘆,同時又為他在被解救時受傷感到好奇,便問老楊:“鄧總在被解救時咋會受傷呢?”

    老楊道:“鄧總他們被困3天,咱們礦山救護隊才在掌子面打開了一個只有水桶粗的通道,想要再擴通道,擔心引起再次冒頂,所以讓大家拖著虛弱的身體一個一個往外爬。當最后一個礦工往外爬時,由于他的腿受了傷,費了好大勁兒就是爬不出來。倒數第二個爬出來的鄧總毫不猶豫返回去救那位礦工。當他把礦工推出通道口自己往外爬時,沒想到通道口塌了,砸傷了鄧總的大腿……”

    老楊講完了,我心中不由得對鄧總又多了敬重和欽佩。

    (作者系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

    網站編輯:宮莉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