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08月21日 星期六
    改版

    “猴子王”變成留蘇生

    2021-6-25 9:59:52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朱訓

    1957年7月,我結束了留學蘇聯5年的學業,回國服務。如果有人問,被劉少奇同志封為“猴子王”的抗日兒童團團長,是如何變成留蘇生的?那么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共產黨培養的結果。

    1940年秋天,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來到了我的家鄉,打敗并趕走了盤踞在這個地區的國民黨部隊,從而開辟了蘇北鹽(城)阜(寧)抗日民主根據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權。1941年1月,正當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日本帝國主義已無力大舉進攻抗日根據地之際,國民黨頑固派卻發動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讓當時在江南的新四軍蒙受巨大損失,新四軍軍部也遭到了破壞。在此形勢下,為了抗日救國大業,中共中央迅速發布了重建新四軍軍部的命令,任命時任中共中原局(后改為華中局)書記的劉少奇同志為新四軍政治委員,陳毅為代軍長。

    新四軍來到鹽阜地區后,在蘇北根據地迅速剿滅了當地的殘余土匪,一方面組織群眾發展生產,使根據地人民過上了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安居樂業生活。在這期間,新四軍還派出大批干部深入廣大群眾之中,進行抗日救國的宣傳教育和組織發動群眾的工作,在農村中組織農會,在城鎮中組織工會,在婦女中組織婦女救國會,在中學生中組織學生救國會,在少年兒童中組織兒童團。

    當年我剛剛11歲,在新四軍軍部所在地的村莊停翅港(又稱亭子港)內的小學就讀,上五年級,被委任為抗日兒童團團長。

    兒童團有三項任務。一是聯系與組織沒有上學的孩子們,教他們識字、唱歌;二是學會演戲、寫標語,到村子里向農民群眾做抗日救國的宣傳;三是在村莊及其附近交通要道輪流站崗放哨,盤查行人,查路條,捉漢奸。有一天傍晚,天還沒有黑, 我和另外兩個兒童團團員在村旁路口站崗,恰巧劉少奇同志從不遠處漫步向我們走來。我們當時并不知道他就是新四軍政委劉少奇同志,只知道他是一位大干部。當時,他也就是40 歲左右,可是在我們這些孩子們的眼里,他是一位笑容可掬的慈祥長者。劉少奇同志來到我們中間,笑著對我們說:“你們兒童團是在放哨?”我們蹦蹦跳跳地回答說:“是!”劉少奇同志高興地說:“很好,兒童團也可以干大事。”這時身旁的一位小朋友指著我對劉少奇同志說:“他是我們的兒童團團長。”劉少奇同志馬上就撫摸著我的頭笑呵呵地說:“噢,你是猴子王!”

    時間過得很快,一瞬間就過去了十年。十年后,“猴子王”竟變成了留蘇生,這是我當時做夢也未想過的事。這十年內的故事還得從1940年說起。

    1940年,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來到我們鹽阜地區,建立了蘇北鹽阜抗日民主根據地,為了培養抗日干部和抗戰勝利后建設祖國的人才,在劉少奇同志的關懷支持下,于1941年11月在阜寧縣郭墅張莊辦起了蘇北第一所抗日民主中學,即鹽阜區聯立中學(簡稱鹽阜聯中)。

    當鹽阜聯中的招生信息發布后,鹽阜區的青少年歡呼雀躍,奔走相告,踴躍報名應試。我的長兄朱誠也丟下了小學教員的工作,報名考入高中部進一步“深造”。1942年夏,我在完成小學六年級學業畢業后,回到父母親居住的家鄉阜寧縣前汪朱村,幫助家里干些放牛割草等農活。當時,已是共產黨員的哥哥朱誠利用空閑時間,給我講些共產黨為人民和抗日救國的道理,輔導我政治常識等課程。在哥哥的幫助與帶領下,我于1942年秋考入了鹽阜聯中初中部一年級,從而開始了在革命熔爐中接受系統教育的學習生活。

    那是抗日戰爭的烽火歲月,在戰爭環境中辦學,條件相當艱苦,校舍有的是空著的寺廟,有的是借用老鄉家騰出來的房子。學校的學習和生活按照半軍事化管理?谷諔馉庪m處于相持階段,但敵人還不時來掃蕩,學校也無固定的校址和校舍,日本軍隊掃蕩來了,我們學校就轉移,敵情緩和了就恢復上課。就是這樣,我們一直堅持著學習。

    鹽阜聯中從建校一開始就強調理論聯系實際,強調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實行勤工儉學制度。當時根據地沒有肥皂,軍民生活很不方便,化學教師徐以達就帶領我們一批同學進行制皂試驗,經過幾百次的試驗,終于取得了成功。于是學校建設起一座小型化工廠來生產肥皂,供給根據地軍民使用。稍后抗日戰爭進入了反攻階段,為了盡快培養一批抗戰勝利后的建設人才,學校于1945年5月改組成蘇北工業?茖W校,我被分到化工科學習化工知識和制造肥皂的技能。當時,我們一批高年級學生以工作為主,以學習為輔。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國主義宣布投降?谷諔馉幦〉昧俗詈髣倮,我們學校也輾轉經淮安搬遷到淮陰城中,在原準陰師范校址內繼續辦學。為了加強對學校的領導,將我們劃歸于1945 年5月成立的華中建設大學領導,并改稱華中建大附中。學校辦的化工廠也改稱華中建大附中化工廠。

    抗日戰爭勝利了,人們原以為從此可以過上新的安靜的生活,可以開始為建設民主國家而工作,誰知國民黨反動派又背信棄義地撕毀國共兩黨簽訂的“雙十協定”,于1946年1月發動了反人民的內戰,從而又開始了為期三年的人民解放戰爭。在解放戰爭期間,學校被迫分散,一部分師生隨新四軍主力北上山東和東北。時在華中建大學習的哥哥朱誠與嫂子季素和在附中學習的姐姐朱方都隨軍北上。一部分同學留在蘇北視戰爭形勢變化,時而分散回家,時而集中學習,就在這一年的1月17日,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我和幾個黨員同學按組織決定,在徐以達老師率領下堅持留在蘇北敵后游擊區保護工廠儀器設備和伺機生產。這時我們工廠被劃歸新四軍華中建設管理處,并更名為華中建設化工廠,從此,我們也正式成為新四軍的一名后勤戰士。每當戰爭形勢緊張時,我們就轉移打游擊;每當形勢比較穩定時,我們就生產肥皂、牙粉(當時還不會生產牙膏)和酒精,供堅持在敵后的軍隊使用。解放戰爭期間,由于我偵察敵情有功,使工廠及時轉移免遭破壞榮立一等功。

    人民在經歷八年抗日烽火的錘煉之后,又經受三年解放戰爭的考驗。但是歷史并沒有按照國民黨反動派所想象的那樣發展,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垮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于1949年10月1日成立了。在共和國誕生前夕,淮陰城解放之后,我們工廠由鹽阜區重返淮陰城后又劃歸地方管理并改名為淮陰光華化學廠。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為了培養建設新中國的各種人才,黨中央在恢復國民黨遺留的大學的同時,立即決策興辦一所培養干部的新型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學校于1950年初開始招生,主要從工農兵和優秀青年學生中挑選具有相應文化程度者,經過考試和考核合格后來擇優錄取。當時,我在化工廠中工作已有4年,擔任技師、車間間長、中共工黨支部副書記和代理書記等職務,是工廠的勞動模范,又有高中文化,所以就在1950年春被黨組織選送推薦,并在南京經考試合格后錄取進中國人民大學工廠管理系冶金班學習。能夠到北京,到新中國首都,到新開辦的一所新型大學學習,本是一件從來沒有想過的事,誰知在學習快滿3年臨近畢業的前夕,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1952年4月,黨組織上又抽調我到北京俄語?茖W校留蘇預備班學習俄語,經過4個月的緊張學習和進一步綜合考核后,決定派我去蘇聯學習經濟,從而使我這個擔任兒童團長的“猴子王”變成了留蘇生。

    網站編輯:宮莉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