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04月03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孜孜不倦的追求與攀登

    ——記全國先進生產工作者唐文春

    2020-12-18 8:27:55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羅會江 馬杰媛

    三十多年前,當唐文春投身地質化探時,他決不會想到自己在2020年11月的一天,走進金碧輝煌的北京人民大會堂,獲得勞動者最高榮譽“全國先進生產工作者”稱號。

    不是每個追求者都能成功,但成功者一定是堅守信念和不忘初心的,四川省地礦局化探隊總工程師唐文春就是這樣的成功者。

    1984年,19歲的唐文春從成都理工大學畢業,踏入了所學的專業領域化探隊,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三十多年來,由唐文春帶領的技術團隊先后向國家提交了金川李家溝超大型鋰輝石礦床、馬爾康黨壩超大型鋰輝石礦床、刷經寺-新康貓超大型金礦床,創造潛在經濟價值數千億元。他主持開展的海外風險基金專項勘查項目,在全國率先提交項目成果,為全國的該類項目提交了驗收標準和成果資料匯交標準。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唐文春先后獲得四川省科技進步獎一等獎(排名第一)、國土資源科學技術獎一等獎(排名第一),是四川省學術和技術帶頭人,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榮獲“四川省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

    “從事地礦事業,我是幸福的。”如今,55歲的唐文春已是滿頭白發,但說起自己的工作時仍是自豪感滿溢。

    唐文春剛參加工作時,根據國家區域化探工作部署,分析39種元素的含量并提供基礎資料。要分析元素就要先取樣,再分析元素含量的高低,發現異常,通過對造成異常原因的進一步調查工作,再去判斷礦的價值。

    1986年,唐文春帶組在松潘雪寶頂地區工作,海拔4000米左右,兩個月都沒有固定的住宿地。他們走一站,住一站,翻山時被螞蟥吸血,睡覺時被跳蚤騷擾,環境非常惡劣。有一次,他們在雪寶頂支流采樣,原本計劃5天能回,結果天公不作美,一過河就遇上了大雨。“七八天回不去,啥子都沒帶,晚上冷就烤火,前面熱后面冷,扯點野菜吃就過了。”他說。

    和一般搞技術的不同,唐文春有股敢闖的“瘋”勁。2002年,唐文春擔任四川省地礦局化探隊總工程師,他所在的技術部門被點名在金川找礦,卻因礦權問題被難住了。要探礦就必須有探礦權,沒有探礦權只能買。但在沒有任何經驗可借鑒的情況下,即便是心里有把握能找到礦,花錢買礦權無疑是一場巨大的賭注:畢竟找礦的成功率是7%,而風險卻是93%。況且在那時,還沒有聽說過有地質隊自己拿錢買礦權的。

    經過審慎研究,2004年,化探隊還是出資20萬元購買了李家溝鋰輝石礦探礦權。“把大家辛辛苦苦掙的錢都投在里面,會不會打水漂?”那時候,地勘單位購買礦權更是聞所未聞。唐文春作為單位技術總負責,一陣陣質疑聲撲面而來,有些人甚至認為他已經瘋了。

    “一定能找到礦!”他向隊領導班子保證。他對自己的地質研究充滿了自信。有了技術上的保證,化探隊最終還是決定買下礦權,這也開創了地質隊買礦權的先河。這看似高風險的行為,背后卻是以先進的科技和前人積累的大量經驗做支撐。此前,唐文春就潛心研究過化探隊多年來積攢的基礎地質資料。

    為了進一步發現成礦線索,唐文春帶領項目組成員對地質原始資料加大研究力度,并親自駐扎野外一線。2009年以后,在唐文春的倡議下,化探隊開展鋰礦科技攻關,邊研究邊勘查,第二年便實現了找礦重大突破,資源儲量從最開始的不到2萬噸增加到52萬噸,達超大型鋰礦規模。

    接下來的5年,化探隊利用李家溝礦床勘查和科研成果,成功地在四川阿壩州可爾因地區的業隆溝、熱達門、斯曼措、龍古、馬爾康縣黨壩等鋰輝石礦床新發現多條礦體,共探明氧化鋰資源儲量超160萬噸,潛在經濟價值超3000億元,為國家戰略資源保障夯實了基礎。

    1998年,化探隊首次與澳大利亞BHP國際勘探公司進行市場性的合作;疥犕ㄟ^化探工作選了四川阿壩州紅原和馬爾康地區1000多平方米的區域。

    但對這次的選區夾雜著許多質疑。因為從教科書上解釋和以往的經驗來看,金礦成礦元素的條件是中低溫,而當地卻出現了高溫的元素。

    化探隊隨后通過對比甘肅草原上大水金礦金的含量,分析得出地球化學異常跟礦種的地質背景、地形條件有關系。在不同環境和不同礦石的影響下,會存在和教科書不同的答案。通過這次實踐,豐富了教科書上的理論,得到了新的突破并且回應了質疑。地質工作就是科技工作,沒有理論創新就沒有找礦突破。

    “分析完以后,我們才做1∶5萬的取樣,最后重新確定范圍,做1∶1萬的取樣。”唐文春說,“在不斷縮小范圍時,我們發現,異常越大意味著發現金礦的可能性越高。鑒于之前我們已經做足了準備,即便后期甲方仍有質疑,我們還是決定繼續找礦,直到最后100噸的金礦被找到。”

    在唐文春看來,深入一線就是一堂生動的課程。“不到野外,怎么搞地質技術服務工作;不到野外,項目工作怎么樣誰能說得清楚?”唐文春這樣要求自己,也這樣要求著他的技術團隊。身為總工程師,唐文春18年來堅持駐守在一線,尤其是大項目必去,而且是反反復復去。他經常開玩笑地對年輕的技術人員說:“只要你們爬得上的山,我也爬得上去;只要你們趟得過的河,我也趟得過去。”然而,大家卻總是感嘆,“跟著唐總上山不是一件輕松的事,他一邁開腿就把我們甩得老遠。”

    三十多年過去了,唐文春與化探隊一起成長。他一邊工作一邊讀書,1990年取得了工學學士學位,2005年獲得工學碩士學位,2008年獲得理學博士學位。

    如今,面對獲得的最高殊榮,唐文春謙虛地說:“能取得現在的成績,是老一輩地礦工作者的無私奉獻,為我們今天的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他更高興的是由于這些年的奮斗,化探隊取得了一批新的找礦成果,使地勘經濟邁上了一個新臺階。他表示,今后將把精力投入到繼續推進“三稀”資源的找礦與開發利用研究上,爭取重大地質科學難題的突破,研究深部地球化學找礦技術,為城市空間利用、農業產業布局、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和地質災害防治提供技術支撐。

    我們期待著唐文春越走越遠。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免费啪视频观在线视频-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